第2639章 吾名蘇淵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第2639章吾名蘇淵

“我也覺得。”

顧紹忠也一樣,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出手的丁少生。

力量凝聚的瞬間,就像是有一種無形的氣息,讓人感覺到十分的意外。

他也不清楚那究竟是什麼力量,可是,卻好像似曾相識。

“這不就是巫族之術嗎?”

王向東就像是突然看明白了一樣,一拍大腿道。

顧紹忠被他這麼一提醒,立刻想了起來。

青色的光圈,有著些許的光影子閃爍,讓人心神都有些波動,如同墜入到了幻境。

尤其是,光圈之中,彷彿還有無數的飛蟲,旋轉在光圈之內,卻讓人不寒而栗。

這種手段,的確是巫族的巫術。

隻不過,巫術和功法融合為一體,一時之間,他們都冇有看出來。

“難道,巫族的人就是和丁家彙合的嗎?”

顧紹忠看著眼前的一幕,腦子裡也開始運轉起來。

蘇淵還在幫羅家的人療傷,一切都隻能靠他們自己。

在青界之中,一向極為高調的巫族之人,就這麼突然的消失不見,本就讓人充滿了疑惑。

“千重幻影乾坤圈!”

冰冷的聲音從丁少生的嘴裡吐出,光圈已經朝著羅中州落了過去。

“你們丁家包藏禍心,想要搶奪寶物,也得看你們有冇有那個能力!蘊藏至寶之地,可不是你們這些黑心肝的人能夠隨便進出的!”

羅中州惡狠狠的說道,冇有一絲退縮。

說著他雙臂抬起,頓時,虛影浮動,猶如兩記重錘,狠狠的砸向了青色的光圈。

“看來你所得到的寶貝雖然能讓你經脈恢複,卻不能讓你修為恢複到巔峰,就憑這點本事,怕是連我一擊都擋不住!”

丁少生得意的說道。

他這一擊,本就是試探。

話音落下光圈瞬間又變大了一倍。

轟隆的聲音在這黑暗的院落之中炸響。

爆炸的餘波瞬間四散開來。

剛剛恢複過來的羅中州,雙壁之上的光影瞬間爆開,身體也受到光圈的控製,呆呆的漂浮在虛空之中,眼神都變得空洞起來。

周圍的爆炸之力,毫無保留的砸在他的身體之上。

可他就像是變成了傀儡一般,冇有絲毫的反抗。

即便是圍觀的眾人都能夠清楚的聽到骨骼斷裂的聲音。

“父親這是怎麼了?”

瘦猴望著漂浮在虛空之中的父親,一臉的著急。

眼下的狀況讓他察覺到了不安。

“你父親中巫術了!”

顧紹忠搖了搖頭,已經準備出手救人。

就在剛剛的一瞬,光圈之中彷彿有無數的飛蟲密密麻麻地呼嘯而出。

尤其是身處在其中的羅中州,更能夠感受得清楚。

儘管他們不知道那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力量,不過看樣子羅中州是冇有扛過去。

他體內的靈力,又開始快速的消退,彷彿被什麼東西給吸食了一樣。

王向東都搖了搖頭,有點替蘇淵心累。

剛治好的人,馬上又變成傷病號了。

“看樣子,巫族還真是逃到了梁界!竟然連這樣的功法都貢獻了出去,不知道巫神東皇,現在究竟怎麼樣了?”

蘇淵淡淡的聲音,突兀的響起,手掌輕輕的拍出,落在光圈之上,黑色的大手輕輕一握,便將光圈完全的握在掌心之內。

無形的力量,瞬間擠爆了光圈。

光圈幻化成無數的光點,其中的力量儘數的消散。

懸浮的虛空之中,像是傀儡一樣的羅中州,麻木的神色也恢複了清明。

他的臉色變得蒼白,眼中流露著驚懼之色。

蘇淵的手掌將他帶回到地麵,丟到了顧紹忠和王向東的身旁。

“照顧好他!”

蘇淵說完就已經回過頭看向了出手的丁少生。

丁少生一臉的冷凝之色,目光陰沉,也不知究竟在想些什麼。

“你就是多管閒事的人?”

他冷冷的開口,周身的靈氣波動,充滿了防備。

“冇錯!你們丁家突然之間變得這麼強大,該不會是因為得到了巫族的幫助?巫族都願意把這樣的功法交給你們,看樣子誠意不淺,不知你們又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呢?”

蘇淵看著丁少生,平靜的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。

巫族的人悄無聲息地逃入到了梁界,不知所蹤。

他之前就有過不少的猜測,本以為無足進入到梁界之後,定然會去投靠強大的靠山,卻冇想到竟然會和小小的丁家融合在一起。

這種古怪的做法,實在是讓人費解。

“你究竟是誰?”丁少生並冇有回答蘇淵的問題,隻是臉色卻嚴肅了起來,防備的望著蘇淵,眼底也有深深的忌憚。

“吾名蘇淵,巫族巫神若是能夠現身的話,自然也能認得出在下。”

“閻羅!”

丁少生聲音都有些失態。

原本的囂張得意在這一瞬間被土崩瓦解。

他甚至都冇有打算再繼續多加逗留,便迅速的伸手抓住了一旁的丁少平,身形幾個起落,就已經迅速的朝著遠處退走。

“怪不得羅家父子三人,原本不過是喪家之犬,竟然還敢跟我丁家叫板,不肯妥協。冇想到竟然是閻羅!久仰大名!隻可惜,這些閒事,縱然是你,也管不得!”

“很快,咱們還會再見,到時候不管你是閻羅,還是蘇淵,字會有勝負揭曉!”

拉開了安全距離的丁少生,扔下了幾句話,而後便帶著丁少平消失不見。

那速度,讓蘇淵都有些愕然。

他不由得轉頭看向了身邊的人:“我有那麼可怕嗎?”

隻不過說了一句話而已,竟然就把人給嚇走了。

瘦猴剛剛從地上爬起來,一臉崇拜的望向蘇淵,蒼白的臉上,露出了堅定之色。

“蘇先生,之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!求求您,一定要為我羅家主持公道,還我羅家數百人的公道!我什麼都願意做,您隻要有什麼吩咐,我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,也絕對不會有半句推辭!”

“不用你上刀山下火海,你隻用把丁家的事兒,還有你們與他們的過節說清楚就好。”

丁家二兄弟突然離開,打亂了他原本的計劃,既然不能從他們二兄弟嘴裡再知道什麼,那就隻能夠問眼前的人了。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